第31章我只要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徐漫抬起头看陆亦深,“又不是没有碰过别的女人,至于这种表情看我,装清纯不觉得可笑?”

徐漫可没有忘,沈心暖怀过孕,不知道两人睡过多少次了。

还装的跟人家冤枉他的似得。

“我没有碰过她,一次也没有,我喝醉那回,她说是她……”

徐漫就看着陆亦深那急切解释的样子。

陆亦深以为徐漫不信,“我说的是真的,你看到那么多次,都是我故意演给你看的。”

徐漫信了,他没有碰沈心暖,如果之前就有关系,不可能这四年来,沈心暖都没有怀孕。

看着他的样子,徐漫忍着笑,“为什么演给我看?”

“谁让你,不在乎我……”

“谁说我不在乎你了?不在乎你,救你,还给你怀孩子?”

提到那个孩子,陆亦深所有旖旎的想法都烟消云散。

他一把抱住徐漫。

紧紧的,好似要把人揉进身体里才肯罢休。

夜那样的安静。

徐漫沉沉的睡着,陆亦深侧着身子,右手托着脸,就静静的看着她。

她到底有多勇敢,才敢在危险来临时,不要命的挡在自己身前?

到底多喜欢,才能坚持七年?

他低头亲亲她的额头,“漫漫,对不起,对不起让你吃了这么多的苦,对不起,我没有早点看清我自己的心……”

徐漫往他的怀里钻了钻,找了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完全没有听到某人的忏悔。

陆亦深抱紧她,安心入睡。

夜越来越深,黑色笼罩了一切房屋,月色朦胧,树影婆娑,谧静而美好。

就是这样安静的美好,被一道惊恐声打扰了。

徐漫是被疼醒的,她小腹坠痛感特别强烈,她吓坏了。

赶紧去推陆亦深,“亦深……”

陆亦深缓缓睁开眼睛,伸手一摸,她身上都是汗,他赶紧打开台灯,这才看清楚她苍白的脸色全是汗。

“你怎么了?”他不自觉点带了颤音。

明显她很不正常。

“疼……我好疼……”

陆亦深懵了,连忙下床,就在他掀开被子时,看见徐漫身下的血。

他整个人都不好了,她生病了?

他觉得眼疼,心也疼。

他把她抱起来,胡乱的安抚着,“不怕,不怕…有我,一切都有我在。”

徐漫哭,她自己最了解自己的情况,医生都说现在是安稳期了,怎么还会这样,她怕,真怕。

她窝在陆亦深的颈窝,“我不想失去他,医生说他保不住,可是我把他保到了四个月,我能感觉到他的心跳,他的存在……我不要他离开我……”

陆亦深愣住,胸口似乎缺了一块,有狂风刮过。

他抱紧怀里的人,眼睛发涩,再蠢,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他亲亲徐漫的额头,嘴唇冰凉,“没事儿没事儿啊,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他鞋也没有穿,拉过一条毯子裹着徐漫就往楼下跑,跑到半道发现自己没有拿车钥匙。

又返回来,徐漫的脸色越发的苍白。

他快急疯了,到楼下他根本不敢放开徐漫,她抓着自己的衣服不放手,一个劲的发抖。

“好疼……”

徐漫趴在陆亦深怀里哭了。

陆亦深怎么敢放下。这时有刚从外面回来的住户,陆亦深去拦人家,他说的急切,“我太太不舒服麻烦送我去医院。”

那人认识徐漫,的确住在这楼里的,看着脸色是不好,就让上车了。

坐进车里,陆亦深的脸贴着徐漫的,看着她的脸由白转成青灰色,陆亦深看的胆战心惊。

这是怎么回事儿啊?

想到那个医生的话,陆亦深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如果要让他孩子和徐漫之间选一个,他一定选徐漫。

陆亦深贴着她的脸,徐漫没有任何感受,她的意识已经都要崩溃了。眼泪淌了一脸。

分不清是徐漫的,还是陆亦深的,可能是徐漫哭的,沾了陆亦深一脸,可是陆亦深的睫毛上挂着水珠子,明明晃晃的。

徐漫被送进手术室,陆亦深站在手术室外,手上还有血,不多,但足以让陆亦深失控。

听和亲眼看见完全是两回事,当时听医生说,硬保可能会一尸两命,他怕,他担心。

可是没有这样亲眼看冲击来的大。

这种无力感,让他只想静静的待着。

之前她一直是很坚强的样子,从来没有见过她哭成那样子。

陆亦深靠着墙,他得找到东西支撑自己。

两个多小时过去,陆亦深觉得有一个世纪那么久。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