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陆亦深风情云淡,“你流产大出血,医生说要摘子宫,为了保你的命我同意了,孩子和你的命比起来,我觉得你更重要一些。”

沈心暖如雷劈了一般,面目狰狞。

她想要大喊她没有怀孕,怎么可能大出血?

还被摘了子宫?

此时,沈心暖才发现陆亦深变了。

他好像是恶魔一般的存在。

她弄不清楚。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离婚后徐漫就消失了,陆亦深不可能知道真相。

她有苦说不出。

说自己没有怀孕,那不是打自己的脸。

陆亦深怎么看她。

她觉得自己要疯了。

“怎么了?”陆亦深明知道她在恐惧什么,还故意问。

“没……没有什么。”沈心暖只能咽下着苦果。

“刚刚手术过,好好休息。”说完陆亦深转身离开。

“陪陪我好吗?”沈心暖满含希翼的看着他。

“我还有事。”陆亦深走的干脆。

沈心暖害怕抖着身子,想要起来,伤口又很痛。

她还没有正真的做过女人,就没有了子宫?

她害怕极了。

不知道自己怎么办。

发现陆亦深和以前不一样,但是她又想不出来,到底哪里不一样。

从医院离开的陆亦深去了徐漫的住处。

这里是顾言给她安排的。

陆亦深让人查到的。

他的车子就停下楼下,很想上去看看她,可是又怕看见她清冷,没有一丝温度的眼神。

然而这时,不远处走来一个身影,她纤瘦,穿着裙子,外面套着一件长款的风衣,踩着平底鞋,手里提着水果和蔬菜,还有一些甜点食物。

俗话说,酸儿辣女,偏偏她就喜欢甜。

陆亦深看的失了神。

徐漫感受到了那道,炙热的目光,顺着看过去,就看到车里的人,她的脚步停了下来。

隔着一段距离,彼此对望。

陆亦深从车上下来,朝着她走过去。

每走一步,都觉得似有千金。

在离她半米的地方停下来,酝酿了很久的话,想要开口说,却被她一句话打入地狱。

“沈心暖的孩子没有了?你是来质问我的?不用问,你觉得是就是。

不瞒你说,我恶心她,不,是恶心你们,我看不得你们好,如果你们的孩子没有了,我会很开心。”

“漫漫……”

“不用这么叫我!”

徐漫只觉得胸口压了一大块石头。

喘不过来气。

沈心暖刚出事,他就来找自己,可不就来兴师问罪的?

陆亦深明显看到,徐漫微微发颤动的身子,他快步上前扶住她,“你怎么了?”

徐漫撇开他的手,“我怎么样都不关你的事,你还是回去关心沈心暖吧。”

徐漫越过他就走,陆亦深拉住她,“漫漫,我……”

“放开我女儿!”李敏从楼上看到陆亦深纠缠徐漫,立刻就下来了。

她快速的走过来,扶住徐漫,拿过她手中的东西,“跟我上去。”

徐漫轻轻的点头。

陆亦深跟上来,“妈……”

一张口,才知道原来的习惯还没有改掉。

“你和漫漫已经离婚了,用不着叫我妈,而且请你离我们远一点,我们惹不起你。”

李敏说完带着女儿离开。

陆亦深僵在原地。

不知道怎么去解释,不知道怎么忏悔。

对不起这样的话,弥补不了自己带给她们的伤害。

他深深的望着徐漫的背影,视线有些模糊,喃喃自语,“若是我早点发现自己的心,是不是就不会把你伤的这么深?”

他挺拔的身子微微弯了下去,好像,只有这样才不会被心痛窒息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