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葡萄架下的鉴宝大师 > 第二章:葡萄架下喝小酒

我的书架

第二章:葡萄架下喝小酒

『如果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话说江北收好了那书画,便是又回到潘家园里头,继续闲逛起来。

  江北也不是后世所谓的“藏家”——买了东西就藏起来不给人看,他也是要挣钱的!于是乎买了些袁大头孙小头,几乎就是平价:八块一个,品相好点儿的,就是多个一块两块的;稀少版本的,也就是二三十块钱的样子,绝对不是后世那种随随便便就天价的那种。那些个银元江北一下子就买了二百多个,装了书包。

不过付钱的时候江北也是忍住心中的不爽,付了四百块,都是“车工”,后世妥妥的币王!一张全新的二千块钱以上,还一张难求!不过不爽归不爽,江北就不是玩钱币的料子,主要玩瓷器书画青铜器和木头。

  慢慢悠悠地逛着。其实江北现在也就二十出头的样子,加上前世的样子,也就是六十的年岁。心理年龄远远过了实际年龄,心理年龄都六十加了,就是爱死了这种感觉。为了那三瓜俩枣的钱吵得热火朝天,不为钱,就是图这个乐趣。你说他缺钱吗?不缺,缺的就是这个乐趣。这年头逛地摊才是真正的逛地摊,各种各样的吆喝声,还有讨价还价的声音,充满了市井的味道,很自然,很淳朴,让人感觉很亲切。

  远远地看见还有一卖煎饼果子的摊子,走上前买了一个,边吃边看。

  快要吃完了,看着手中的垃圾,江北心中正思量着这是干垃圾还是湿垃圾的时候,一阵喧闹声便是入耳。循声望去,只见不远处那人群是里三层外三层的,热闹非凡。抱着有热闹不看白不看的心理,随便扔了垃圾就是凑上前去,拿出一根凤凰烟,拍了拍一个中年人道:

  “发生啥事儿了老哥?”

  那中年正愕然,一看见江北手中的凤凰,便是接了过来徐徐道:

  “那正中是一老太太,听说那老太太挺惨,儿子不孝女儿不亲的,一个人孤零零的。老伴儿今天刚走,女儿儿子就要赶人了,忒不是人了点儿!就今儿一大早,我就听见她那女儿儿子撵人了,声音那叫一个响,隔着八条街都能听见!这不,老太太拿了家里老伴儿的一堆旧物件来这儿摆地摊了。什么事儿都是?这刚开春,老太太身子骨又弱,那两个不肖子孙竟然还下得去手,禽兽不如啊这是!”说完还往地上啐了一口唾沫,然后继续吸烟。

  听了这话,江北也是一阵愤怒!

  拨开人群,只见正中是一老太太坐那儿,身着一破旧的棉袄,头发灰白。身前一堆的东西,瓷器书画之类的皆是有那么一点儿。

  江北眼睛扫了扫些那东西,都是些晚清的窑口,江北不甚喜欢。书画也是一些个小名家,略略看看还可以。

  忽而江北看见一瓷器便是挪不开眼睛了。蹲下身子就是拿起来那个瓷器便是细细看了起来。

  这是一件青花小杯子,青花发色艳丽却是有些轻浮,画片是一个人指着那太阳,意为指日高升,看了看底足,磨损痕迹很自然,还有火石红,釉色清亮。明显崇祯风格的瓷器!

  “这价钱多少?”江北问道。

  “三十块钱。”老太太说道。

  “老太太我也不诓你,这东西是崇祯的民窑,画得倒是挺不错,但是绝对没有那么值钱。我就是淘一个心头喜欢,多一件不多少一件不少。十四块钱怎么样?”江北说道。

  “能不能再添点儿?”老太太说道。

  “实在是不行,这个东西就这个价,给我了我就挣不了钱了,我也是要挣钱养家的,老太太。”江北说道。

  “行,就这个价。”老太太说道。

  江北数了七张“车工”给了老太太,那老太太不放心,竟是当着江北的面还数了几遍才放心。

  江北也是一阵无语。

  收了杯子,便是自顾自地逛了起来。

  前世江北做古玩生意,就是喜欢明朝和宋朝的东西,说不上原因,就是喜欢!若说真要有原因,就是崇祯那句话:国君死社稷!

江北觉得明朝的人很有骨气,宁折不弯,诸如杨继盛、史可法、杨涟等……

  哼着探清水河的小曲儿:姑娘叫大莲,俊俏好容颜,此鲜花无人采……

  又是收了几个明朝的物件,心里头美滋滋的,看着东方的鱼肚白,江北自顾自地笑了笑,跨上自行车,哼着小曲儿,直接回了南锣鼓巷的家里。

  推车进门,放好了自家的自行车,小心翼翼地拿着书包。老哥不在家——去做生意去了,家主也不容易啊!

  来到葡萄架下的石头桌子边坐下,拿出那倪瓒的《寒江秋色图》——自个儿取的。小心地打开粗布,小心翼翼地打开那书画,仔仔细细地看了起来,越看越有味道!不愧是一代画坛宗师!

  江北看着那裱,觉得有些破旧了,得找个时间去重新裱起来。

  仔仔细细地又看了几分钟,恋恋不舍地放下,又是拿出康熙的青花龙纹碗,在手里头把玩了一会儿后,又是放下。

  江北对清朝瓷器基本无爱,忒花里胡哨了,虽说雍正那瓷器淡雅,可是看着就是呆板没有生气,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不喜欢。乾隆的就更不用说了,花里胡哨,农家乐审美,就是图个值钱而已,反正以后家里头有个几套乾隆的精品就完事儿了,其他的当做资金的周转。

  拿出崇祯的指日高升青花杯,对着天空照了照,胎色对,釉色清亮,尤其是那画片儿,率性自然,灵动无比,可爱至极。虽说到了后世比不上那康熙的碗,可是就是耐不住心头的那个喜欢!

  放下小杯子,江北突然心中一动,觉得自己学一学后世那个拿杯子喝酒的应该不错!想着就是回到屋里头拿了一坛子绍兴黄酒,美美地倒了一杯子就是喝了起来!虽说比不上几个亿,倒也是暗爽不已!若是有人看见非得骂一句败家子儿!

  这时门“嘎吱”一声响起,江北看都不用看就知道自己的老哥回来了。只听得江南道:

  “老弟,这么快就回来了?收着好东西了?”

  “还真瞒不过你,确实是收着好东西咯!元代倪瓒的书画!不错吧?”江北嘚瑟。

  “呵!还有这好东西?我来看看。”江南沉声道。

  这两兄弟虽说性格是一南一北,可是对于古玩都是有自己的喜欢。

  江南拿着那书画看了好一会儿,说道:

  “不错,真心不错,好东西。不过这裱似乎有点破旧了,要不要拿到荣宝斋里头重新裱一下?”

  “你可真是说中了,我还真要去换一个新裱,看着既舒服又不会损坏书画。”江北继续嘚瑟。

  江南没跟他继续,而是说道:

  “啥时候去?”

  “过个两天吧!你看看这崇祯的杯子怎么样?我可是拿它喝过了酒的!”江北得意洋洋地说道。

  “呵!给你点儿阳光你就灿烂。说罢,是不是学那二点三个亿的家伙了?”江南哭笑不得地说道。

  “还真瞒不过你。”江北笑着说道。

  “这杯子不错,不过啊你别整那么多行不?家里头那个库房全是这类似的杯子啊我的老弟呀”江北用手抚额。

  “对了,那个华亭的老王在不在?我得卖银元给他,那么多堆在家里也不合适。”江北对着江南道。

  “那个家伙现在闲得很,啥时候都有空,要不现在就去卖给他?”江南道。

  “可以啊!一起去咩?”江北道。

  “嗯。”

  老王是华亭人,四十多岁,整天靠着倒卖银元挣点钱,有时候也会收点儿瓷器之类的东西。

  江南江北两兄弟和他熟得很。

  来到老王住处,只见此人躺在躺椅上,闭着眼睛悠悠地喝着茶,江北来了恶俗趣味大声道:

  “管事儿的来了!”

  那老王一听,差点儿没从躺椅上摔下来,倒是茶水泼了一身子。

  “好你个江北,是不是身子骨不活络了想要找我收拾收拾?”那老王也是不恼,知道江北就是这样一个人。

  “给你留点儿事儿,我有一批银元收不收?”江北直奔主题。

  “收,当然收,有多少?”老王直奔主题说道。

  “大概其有个五百枚吧?具体的我也没仔细去数。”江北道。

  “要不去我家看?反正老王你有的是时间不是嘛!”江南补充道。

  “成!”老王也是痛快地说道。

  一行人很快就是来到江北的家里,直奔西厢房而去——江南收的东西大都在西厢房。

  来到西厢房,江北直接就搬出一个大盆子,里头明晃晃的都是银元,看得让人心情激荡。纸的东西永远比不上真金白银来的实在!

  “老王,这些都是我精挑细选的,虽说没啥珍惜品种,不过十几块一个你可是得给我。这东西就一个薄利多销。我也不多要,一个十三块钱,好点的加一块毛,你觉得怎么样?”江南淡淡说道。

  “还是小北实在!成,就这个价!”老王也是痛快,直接就给了一堆的钱。江北数都没数直接装进了书包。

  “不数一数?”老王笑道。

  “不用数,老王你的人品我可是知道的。”江北哈哈一笑,顺带着拍了拍老王的肩膀。

  “去葡萄架下喝喝酒?”江南道。

  “成!”老王爽朗一笑,收起了银元就是去葡萄架下喝起了绍兴黄酒。
sitemap